(二十六)负荆请罪 (第1/1页)

加入书签

另一边,正在ktv里跟嫩模热吻的卫诗礼得知石智已经被瑜言带走,吓个半死,慌慌张张找到陈默。

陈默推了推眼镜,阴暗地说:“不好意思,卫总,我要走了,马上离职。”

卫诗礼怒吼:“这个时候你走什么走!”抓住他的手,不让其离开,“当初是你告诉我,把她关起来,现在闯了祸,你不能走!”

陈默扯了扯嘴角,笑容扭曲,眼神失灵,“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是时候离开了。”

卫诗礼皱着眉,一脸疑惑。

陈默又说:“我们下个故事再见。”说完转身离去。

卫诗礼出门去追,却发现他已经消失无踪。

突然,卫长青就赶来了,甩着贵重的爱马仕包包不停击打不成器的弟弟,“你都做了什么!?”

“姐!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卫诗礼拖着姐姐和姐夫进了办公室,试图解释,“我只是想着关她几日,小惩大诫,不料她出来之后彻底疯了,大吵大闹,还拿着刀要砍人,可怕极了,我害怕。。。。。。我只能又把她关起来了。”

他越说越没底气,眼神闪烁,找不到一丝愧疚。

卫长青都快被他气哭了,“为什么?你不是很爱她吗?”

惊恐不安的卫诗礼此刻仍恬不知耻地说:“我现在还爱着她的,真的,我只会爱她。可是每次我出去玩,她都会跟我吵,真的很烦;而后又不理我,还说不爱我了、宁愿净身出户,都要离婚、带走心心和明明。我就把她放在庄园里,希望她反思一下、清醒一点。不料她却想着逃跑,我知道,她一旦走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我别无选择,姐,我真的没想过她会疯。。。。。”

一旁的戴善都看不下去了,“现在瑜言说要以虐待和非法拘禁报案。”

听到自己要坐牢了,卫诗礼腿一软,瘫倒在地,哭喊着:“不!不!我不能进监狱,我不要!”继而又抱着戴善的大腿,哀求道,“姐!姐夫,这次你们一定要救我,我不能进监狱,我进去了卫家怎么办?卫氏集团怎么办?我不能,我不能。。。。。”

为了弟弟,卫长青不得不再次出马。这一次,她卸下了妆容,放下了长发,换上了朴素衣服,独自一人前往医院看望石智、和瑜言交谈。

可当看到石智的那一霎那,她还是忍不住,泪水决堤而出。原本灵活鲜动的她双目浑浊,皮干骨瘦,满身伤痕。原本乱糟糟的头发因治疗而被剃去,露出头顶数道伤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书末页

都市小说相关阅读: 皇家团宠:财迷小祖宗靠卖符飞升 我抓到你了 绝活 被好友他弟缠上了 千年前的爱情神话 北京的过客 未满 爱而 在笼中 除了我,死对头们全部重生了 拔牙遇上前男友 天赋无敌的我,一心只想苟活 至尊无赖 隐世魔尊女帝带娃上门求负责宁夜辰洛如缨 四妹子 嫁给前未婚夫小叔简橙周聿风周庭宴 暗影三十八万 拒当总裁的舔狗后她被辞退了孟南絮周寒之 孟南絮周寒之引火 香橙有颗酸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