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第19章

“……西伯利亚。”

佩斯利呆滞地重复了一遍。她的脸庞湿漉漉的,鼻尖被冻得通红,嘴唇发青,躲在兽皮下面像一只刚出生的鹿。

她环顾四周,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一个结实低矮的建筑中,房间里胡乱地放着许多家具和干柴,墙面上密密麻麻的符文似乎是用粉笔画上去的,盯久了会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她干脆闭上眼睛,低着头蜷缩成一团,声音止不住地颤抖着:“我们从哥谭港掉了下去,然后一路掉进了西伯利亚——你是这个意思吗?”

“闭嘴,少说废话。”陌生女人蹲在佩斯利脑袋边上,用手背拍了拍她的侧脸,“乌鸦让你干了什么事?”

佩斯利努力撑起脑袋:“那两张船票,是你塞给我的?”

“我当时就可以一刀捅死你。”女人冷漠地看着佩斯利,“……想不到你竟然还和警察搭上线了。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你不想碰见警察,就等他们走了再来找我啊……”佩斯利整个人几乎趴在地上,四肢仿佛都失去了力气,“没必要搞得这么神秘,真的——我们到底是怎么跑到西伯利亚来的?”

佩斯利的下颌被恶狠狠地掐住了。

“你废话太多了。”陌生人抬起她的脸,眼中闪现着残忍的疯狂,“搞清楚状况,你的命现在在我手里。这里不是乌鸦的地盘,所以你的主子救不了你——再说一句废话,我就挖掉你的眼珠子。”

“……”佩斯利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她看上去虚弱得像是刚刚死去,说出来的话也模糊不清,惹得对方不耐烦地把耳朵凑到她嘴边。

但她还是没有听清佩斯利在说什么。语言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嘎巴”一声,手臂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迅速起身后退,然后低头看去——左边的小臂和大臂之间的关节干净利落地脱臼了,只剩下一层皮肉连着两根骨头,缀在她身侧小幅度地摇晃。

她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的匕首——什么也没摸到。

不久前还气若游丝的佩斯利缓缓站起来,结冰的头发罩住小半边脸,之前那副死气沉沉的虚弱模样像融化的雪一样消失在冻土中。迎着对方警惕且恼怒的目光,佩斯利吐出一口气,掂量着刚刚收获的武器,颇为怀念地转动手腕,挽了个刀花,锋利的刀尖划出一道冰凉的弧线。

“我很容易死?”佩斯利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犬齿,“你真该看看我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 段正诚的无限之旅 关于我收养魔王当义妹这种事 鬼故事系列2 HP:霍格沃茨之蛇 姬无烦白话文讲易经 宝可梦:我有游戏菜单 恶魔的旅途【病毒,丧尸与恶魔】 hp团宠:当潘妮变成佩妮 俯拾皆有 末世来就来呗,还送我一方小世界 原神,魔神战争启动 我自地狱归来 游戏王JDW 虫群:只要数量够,迟早能质变 穿越斗罗:大小姐驾到 苍白之环 超物种玩家 初音的到来 懒人龙珠 地球上的一百亿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