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第1/1页)

加入书签

foxakua voxxysta

the first ti

我和他做爱了,不可避免地,我用我的屁股摩擦他的阴茎,他硬的快爆炸了,哈,真他妈骚,我故意塌着腰半跪着去朝他的马眼吐气,舌头就在他的骚洞里打转。

啊啊啊啊太腥了好难吃,但是我会原谅爸爸的骚水,他低着头不停地喘气,指甲都快把我的天灵盖都扣开,我赌气一样地用手不停地上下撸动用指腹去摩擦他跳动的青筋,好像我在操他一样,津液顺着暴起的血管往下流,我把他的龟头舔的啧啧作响,下吊着眼斜斜地看他。

唾液和口水缀在他的阴毛上,凝成一张小巧的白膜,水珠就在里面滚动着白色的一小团无头苍蝇一样乱撞。逃不开了,我被禁锢在了他的几把上,但我握住了他的把柄,噗,把柄!我就这么狠心一咬下去他就永远都不可能和别的贱婊子做爱了,但我不会,因为他必须和婊子做爱,就是我。

我感觉嘴里的东西抽动的速度加快了,我能感觉得到,他要射了,他要高潮了,他被我操高潮了,他闭着眼呻吟,细碎的哈气声从他的嘴里溢出来,从牙缝里挤出来,眼角带着泪珠,满脸红晕,肌肉都在颤抖。

太他妈性感了,我忍不住狠狠地吻了吻他的顶端,用喉咙,潮湿粘稠像馊掉的圣代一样的东西射进了我的肚子里,好多,吃不下了。

我反射性地想用手去接住,滑腻腻的史莱姆一样的白色臭虫就从我的指缝里滑到我的小腿间积成成了一滩水,我的daddy被我草的哈哈像狗一样叫,垂着头靠在墙上,屁股都夹紧了,色的我发抖,我硬的快爆炸了救救我。

我忍不住起身去吻他的鼻尖,眼睛被头发微微掩着,眼神有些涣散,迷茫地微张着嘴看我,胸口有规律地起伏,一哈一吸,大腿的肌肉还在微微颤抖。

我就这么密密地吻他的眼睛,舔舐去他眼睫毛上的泪珠,然后柔柔地用一种a片女优的叫床声却勾引我的daddy,打我吧爸爸,我眨着我真诚明亮的眼睛,很有诚意地抬着头看他,从他的胸口看他的下巴,他肯定觉得很有征服欲,训养了一只乖巧懂事的puppy,会自己牵引导绳的那种。

他的几把又微微勃起了,他很想操我,我感受得到,我也很想操他,想把他按在身下种马一样地榨精,哈赤哈赤哈赤,哈,哈哈,哈赤,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the st ti

我拥抱了他,就像以往许多次一样,但我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书首页 书页/目录 书末页

耽美小说相关阅读: 【九冰】欲念 【九冰】脔宠 [综]小旅馆 【all鸣】痕(重生) 人类也能当好虫母吗?(np主受) 【FF14/OC】风雪十日 【gb】爆炒傅副官之书房秘戏 【剑三毒凌】接了老板的单却变成老板的狗这件事 【恋与深空】gb玩一下祈煜 【WINDBREAKER 】Cracking Sound 【精灵宝可梦/神奇宝贝】瞬遥/每个与你遥遥相望的瞬间 论穿越后多了未婚夫怎么活命? 冬-最适解 崩铁同人 穹的后宫两三事 六日夺取与一日安息 黄色梅雨季(暂定) [路凹]路明非的修仙路 推各类攻出轨或被迫出轨的文 秦城主的各种身体改造 剑三谢李同去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