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 (第1/1页)

加入书签

程羡低着头,不太敢看我。

“羡哥,”我过去拉他的手,轻轻摸着他手上的薄茧,“你跟我说说,我都信你。”

他抬起了头,眼眶里擒了泪。

我慌忙去抹他的泪,流在我手上的、程羡的泪水,烫得我的心又是一颤。

——程羡从来没在我面前哭过的。

我抹着他的泪,他却越哭越狠,两只眼睛的泪掉个不停。

“羡哥,羡哥,”我捧着他的脸,跪起身子去吻他沾了泪水的唇,“我爱你的,我一直爱你的”

唇上的触感一如既往,我探进去吮他的舌,淡淡的咸味才逐渐削弱。

一吻毕,我又郑重地在他唇上烙下印记。

“羡哥,”我把他脸上斑驳的泪痕用纸巾擦净,“我听着呢。”

在病房里,黄昏的影儿照在他脸上,程羡跟我讲了那个故事。

像我不能接受男人的插入一样,他也不能接受把性器放到女人的阴道里。

他初中的时候,父母由于工作原因给他请了一个保姆。

最初的时候,那个保姆阿姨很是尽心尽责;但突然有一天,她在程羡写作业的时候,扒下了他的裤子,把他按在床上,扶着他还没开始勃起的性器坐了下去。

程羡疼得叫了出来,那个女人却无知觉似的按着男孩的身子上下起伏。

后来的结果自然是保姆被辞退,父母带着程羡去看心理医生。

程羡说,自从那时候,他就多多少少有些心理原因的勃起障碍了。甚至,他畏惧女人的阴道。

“你当时就该跟我说的呀!”我跟他说,“就是在我告诉你,我不想被插入的时候。”

他笑了笑,“我那时候只顾着庆幸了,不用面对这件事情。”

“那,同性恋呢?”我环着他的一个手掌,柔声问他。

“因为勃起障碍的原因,我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可能是同性恋,只能被男人上。

然后当有一个男生跟我表白的时候,我就答应了。

后来我们做爱,我只能通过后面获得释放的感觉。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和他分手——我明确地感受到我不爱他。

他当时答应了,可是我和你结婚之后,他又跑出来,拿着过去拍了我的照片威胁我和他做爱,否则就要告诉你我是个只能被男人操得喷水的贱货。

我就这样一直受他要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耽美小说相关阅读: 【排少】Business Before Pleasure 【崩铁/星砂GB】拍卖会上的少年 【剑三毒凌】接了老板的单却变成老板的狗这件事 【特殊传说同人】爱恋的醒悟II(第五部) 泰中今天有爽到吗 【云花|词花】恶果 [剑三唐毒]春迟1 【奎八】我的任务对象喜欢我 流花肉文合集 停车场 琥珀之殇 【空散】会在灵魂深处根植的是……? 【奎八】我的任务对象喜欢我 【咎安】我愿意成为你一个人的囚徒 饮血月宴 〖ALL日向〗表象之下 [主攻总攻]龙龙今天的老婆是(逆水寒龙碎) 【咎安】我愿意成为你一个人的囚徒 僵尸和植物注定是死敌吗 【叛逆的鲁路修同人/主攻】镜与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