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第1/2页)

加入书签

起一把纸伞,为婉晴遮风挡雨。

“我买了一支银簪,你看喜不喜欢。

”婉晴将簪子戴上,问仕泽何如。

仕泽答:“不可方物。

”七残叶飘零风雨潇潇,不宜出行。

可子辟去意已决,今日便是告别褚府之日。

回望“褚府”二字牌匾,往昔记忆在他心里翻江倒海。

他忧心婉晴的状况,而香兰又不可不救。

他心想,婉晴是褚府大小姐,只要褚府尚在,婉晴便能无恙,可香兰入狱,孤苦伶仃,更要面对生死判决,若置之不顾,自己当遭天打雷劈。

褚贲为子辟打点好了门路,子辟只需依计执行即可。

依褚贲之计,第一步便是去孙辅仁的酒家。

三年未见孙辅仁,其模样与子辟印象中无异。

孙辅仁早已替子辟准备好了装满干草的牛车,再扑上好几层油纸挡雨。

大牢每月都会进一批干草,既可给囚犯做垫,亦可做烧柴引火的燃料。

孙辅仁又叮嘱道:“这干草堆掺了不少碎磷石和碎炭,下方还铺着一层生石灰,由油纸包着防潮。

你随行送草料,进大牢后,将包石灰的油纸偷偷抽出。

今值雨季,大牢内湿气浓重,不费一炷香的功夫,生石灰便可点燃干草堆。

此外,大牢附近水井的绳缆在清晨已被全部切断。

那些狱卒只能祷告雨神把火浇灭了。

”子辟奇怪,问:“孙掌柜,为何你会替褚贲安排这一出?”“人在江湖,八面玲珑是身不由己。

”子辟自知多问无趣,理清了计划,便随送草料的车夫一同上了路。

大牢建在城西穷人巷,此地几乎无人往来,青石路上杂草丛生。

车夫匆匆赶车,不愿在此地多逗留。

牛车至大牢,子辟塞给了车夫一吊钱,让他在牢外等着。

赶走无关的车夫,子辟便和看守大牢的狱卒打招呼。

狱卒不识子辟,子辟一番解释,说自己是车夫侄子,今日车夫大病,怕误正事,才让自己来,又将车夫的长相、宗室都述了一遍,还编了几个车夫的糗事,可狱卒始终不认账。

直到子辟塞给他一吊钱,他才认子辟作“自己人”。

为预防囚犯逃狱,大牢建了三层高墙,牢房阵列更是似迷宫一般错综复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 忧斩笔录 cos莹草却穿越到奥特成了真妖 血色长歌 酒厂员工,永不落网! 只羡流氓不羡仙 魔道幻境 主角乔熏陆泽 造化金页 进击的巨人之命运巨人 柯南:怎么苟着苟着红方赢了? 垂钓术士 红尘之隐仙 独钓之主:我在华夏长河垂钓传承 从太监到东方姑娘 霍格沃兹召唤图鉴 四合院:我猥琐发育,众禽炸锅了 大道偷渡者 异世符皇 说好拿捏猴子,刚镇压他无敌了? 抗战军火库之狂龙